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恐怖靈異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書頁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734章 喜歡拆家的不只有二哈U?ェ?*U

(為方便您閱讀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laiwuhotel.cn,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弗雷爾卓德的夜已漸深……

    在新建起來的那棟冰晶小城堡大廳中間,有一團懸浮在城堡中間的大火球哪怕都現在都在燃燒著,且仍舊散發出滾滾的熱浪,讓早已經停下和小女孩繼續談話的流浪**師瑞茲感到渾身暖洋洋的,且還隱隱有種倦怠感……

    以至于,他現在都不想再回到他的那個和雪原尖角牦牛同等待遇的小房間里睡覺了!他就想這樣盤腿坐在大廳這里,就這樣直接就著這團溫暖的‘篝火’,直接一覺睡到明天大天亮。

    眼前的這種生活,這種暖和的環境,對于他這個長年流浪奔波在符文之地世界各處各地的**師來說,終究還是顯得太安逸,太舒適了一點?

    他還是覺得,這種優異的旅行環境真的是有些太墮落了……

    因為,過分安逸的生活,很容易使人喪失斗志并失去最起碼該有的警惕性和上進心,單單是這點,就讓他覺得這樣享受會很不好!

    這也許就像南方的那個德瑪西亞王國一般?

    那些德瑪西亞的貴族和國王們,長期在禁魔石的保護之下,在基本沒有魔法能夠存在的理想國度里安逸得太久太久了,以至于他們都對魔法失去了最起碼該有的警惕、預防和反制能力,最后也才會在禁魔石被某個小女孩動了手腳的情況下出了大問題!

    隨后,就像現在正發生的那般,整個王國瞬間便陷入了瀕臨毀滅的邊緣……那種情況,真的很是不該!

    “呼……”

    不過,雖然話是那么說……

    但這個城堡里面,相對于外邊,真的是太暖和,太舒服了一點……

    也許,他這個流浪各地,一直奔波在拯救符文世界的路上的**師,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地享受一晚上并睡個好覺?如果僅僅只是安逸一個晚上的話,應該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而且,

    在冰冷刺骨的暴風雪里掙扎前行了一整天之后,能夠在這種極度舒適的環境下好好地待一個晚上,似乎也不能說是享受,最多……只能說是暫時的休整?

    總之……

    **師瑞茲決定了:

    他今晚就待在這里,烤著篝火好好地睡一個晚上,反正啊,那個小女孩已經回到樓上她的那個城堡頂樓(二樓)的大房間里自個歇息去了,他在這里哪怕歪著打呼嚕,也肯定是影響不到對方的。

    所以,這個事情就這么決定了吧!

    “這火……”

    很顯然,某個小女孩一定是在這個城堡里施展了某種永固形態或者防止冰塊融化的小把戲,否則,就現在的這種如同讓人置身南方恕瑞瑪港口般的那種暖烘烘的環境之下,周邊的冰塊墻壁以及冰晶地板等等,恐怕老早就給融化掉了的。

    果然啊……

    那個小女孩的魔力多就是好,就可以像現在這樣肆無忌憚地去揮霍,還可以僅僅為了睡一覺就弄出眼前的這種夸張的冰晶城堡出來…..而要是換做是他瑞茲一個人的話,恐怕隨便在冰壁上挖一個冰窟窿,然后找點柴火點上就差不多是極限的享受了。

    要是讓他像現在這般,弄一團像自己眼前的這團很可能會持續燃燒一整個晚上,且正不斷往外散發著陣陣暖意的魔力火球的話,那肯定是想都不要想的!他瑞茲自己絕對不會將他的任何魔力揮霍在這種毫無意義的地方,特別是在他準備去執行自己那肩負的艱巨使命的關鍵時候。

    “呵……”

    真是舒服極了……

    可能這環境真的是有點太安逸了?

    所以,想著想著,瑞茲便由盤腿低頭坐著的睡姿,慢慢變成了歪到在被自己鋪在冰晶地板上的那張厚厚的毛氈上,也不再蓋任何取暖的毛皮,直接就那樣枕著他自己的行李包囊,毫無戒備地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換成是以往,想要他像這般在旅途之上放松警惕的話,那是鐵定不可能的事情!

    而要是這個世界上沒有戰爭,沒有紛爭,沒有那種貪婪愚昧的人,也沒有那些可能會在瘋狂的人手里導致世界毀滅的世界符文石的話,也許……他瑞茲自己,還真的可能會在符文之地世界的某個地方,找一個不會被人打攪的世外桃源隱居起來,享受比現在的這種環境還要更加安逸的美好生活了吧?

    也許,

    恕瑞瑪東邊的那片群山,那片人跡罕至的山林就很不錯?又或者,在初生之土艾歐尼亞,在那希拉娜修道院周圍的那片自然之靈們雜居的群島,也是也不錯的選擇?

    當然了,這種念頭,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最多也就是現在的這種即將入夢的時候,由心底冒出的一縷不該有的念頭罷了。

    他瑞茲,注定了會在拯救世界的路上忙碌一生,知道這個世界被毀滅……

    或者,他自己先被世界給毀滅?

    “……”

    不管怎樣,他瑞茲會一路前行,直到他的末日,或者世界末日的到來。

    “!!”

    好像……

    有情況?!

    在舒服安逸又溫暖的冰晶小城堡里,原本瑞茲都快要躺在自己的毛氈上邊睡著了的……可哪想,在迷迷糊糊之際,在這個讓他倍感安心舒適的這個關鍵時候,這棟冰晶城堡的外邊,竟然響起了陣陣異常的,和風暴聲完全不同的窸窸窣窣的呼嘯聲和隱隱的人語聲?

    那種聲音……

    似乎是某種大型的物塊,或者是某群生物正從高高的雪山上邊滑落時所發出的異響?而且,它們正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靠近?

    ‘啦!哇!!’

    ‘噢噢噢!!’

    ‘殺了他們……’

    ‘砸碎他們的腦袋……’

    ‘為了巨魔之王……’

    ‘殺啊……’

    正當瑞茲從那暴風雪的呼嘯聲以及冰雪剮蹭著冰晶城堡外壁的聲音中慢慢分辨出那種讓他提起警惕的異響時,終于,他成功地從種種異響分析并聽到了那些越來越近的,且明顯屬于弗雷爾卓德高原上的某種惡毒生物們的雜亂言語!

    那似乎是……

    “不好!”

    “是冰霜巨魔?!”

    終于,聽明白了那些異響聲的來源和含義之后,流浪**師瑞茲便一個激靈,直接從自己那溫暖舒適的毛氈被窩里跳了起來!

    然后顧不上多穿一點厚衣服去御寒的他,又直接往前一個箭步,猛地推開了冰晶城堡的冰塊大門,第一時間便沖到了外邊那仍舊是彌漫著漫天風雪,且幾乎都看不清前方多遠距離的冰雪山坳里。

    在驚懼交加的情緒之下,那種徹骨的冰雪以及幾乎瞬間將他的那帶著水汽的胡子凍僵的寒風,他都有點顧不上了……

    果然,那些正高速滑行下來的,確實就是弗雷爾卓德北方高原和深山里橫行霸道的冰霜巨魔一族!

    “退開!冰霜巨魔們!”

    “否則,你們的下場一定會很難看!!”

    剛剛從城堡里沖出來,都顧不得穿衣和關上那個冰晶小城堡的大門的流浪**師瑞茲,目眥欲裂地瞪視著前方不遠處那個高高的雪山上,那些已經從山頂滑落到半山腰,還揮舞著各種各樣的粗暴武器,并大聲歡呼喊打喊殺著,正高速滑落下來的那上百個巨大的藍色皮膚和紅色毛發的身影之后,便當機立斷地爆喝一聲,然后身上的描畫著的符文印記以及眼睛都在魔力的灌輸下同時亮了起來。

    “哼!”

    流浪法師瑞茲是一名傳奇的奧術**師,他自己精通的是奧術魔法,比如那種奧術飛彈、奧術彈幕、傳送法術、鏡像、閃現、魔爆術等等分支里的魔法,而對于其它魔法雖然也多多少少都有一點點的涉獵,但是,那并不是太精通。

    所以很可惜,前些天的那只冰晶鳳凰艾尼維亞所精通的那些寒冰法術,特別是寒冰屏障,他瑞茲并不能像對方那樣,隨意地在弗雷爾卓德的這片土地上控制冰霜的力量,并在他的前方豎起一道高聳的寒冰屏障去阻止那些正在高速滑雪沖擊下來的那至少上百只的巨大冰霜巨魔......

    但是,雖然沒有寒冰屏障,可長時間奔波于符文世界各地,忙碌于拯救世界的他,一直被這塊大地所鐘愛并導致他對于大地魔法也稍微有一點涉獵?

    于是,

    “大地……動起來吧!!”

    在遠處那些從高山上高速滑下來冰霜巨魔們即將要揮舞它們的武器叫囂著沖擊到自己的跟前,以及沖擊到這棟冰晶小城堡的大門之前,瑞茲便猛地釋放了一個大地魔法,讓一根根糾纏的地刺或者巨石猛地從被冰凍的大地之下突了出來,瞬間便突破了厚厚的積雪和冰凍的大地,直接在那些高速沖下來的巨魔和冰晶小城堡之間,形成了一排長長的,足足有好幾碼高的巨石圍欄,硬生生地橫亙在了這片莽莽的雪原之上……

    然后下一秒,那些巨魔們,便紛紛驚呼著狠狠地撞了上去!!

    “啊!!”

    “呃啊!!”

    “不~!!”

    “快讓開!!!”

    “哇啊啊啊!!”

    滑著雪從高處瘋狂沖撞下來的巨魔們,提起速來雖然很簡單,只需要用屁股著地平沙落雁式就差不多可以了!

    因為,它們的那身材健碩如同雪原牦牛般的巨大身軀,那站起來的時候,比流浪法師瑞茲的整個身體都要粗壯的大腿,那種百十號巨魔沖擊下來時激起雪花時的那種駭人的聲勢,肯定足夠讓上千人的人類武裝商販們感到膽寒。

    瞧它們熟稔的樣子,很顯然,它們這么做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當它們在看到前方路線上的變故,看到突然斜地里從地面上突出來的尖銳巨石和地刺之后,想要從新停下來或者改變方向,那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畢竟,它們的那巨大的體重和提起的速度是明擺著的,在那種巨大的勢能之下,哪怕它們瘋了般,徒勞地將手腳深深地插入厚厚的雪地,也只能翻滾起來,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身體猛地朝著雪山山坳處的那那一排巨石和地刺組成的拒馬圍欄上撞了上去!

    呯!嘭!

    噗!咚!

    轟!!!

    在一連串的撞擊聲和崩塌聲過后,那種叫囂聲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一陣陣呼痛的哀嚎聲……

    自然地,在最后邊跟著滑落下來的巨魔之王特朗德爾,就很自然地看到了自己那一群蠢貨的手下們,正在哪一排排異常的地刺圍欄處就著雪花滾做了一團團?

    雖然,憑著它們冰霜巨魔那強悍的身軀和頑強到足夠在天寒地凍的環境里生存的生命力,在這種不是太厲害的沖撞里,肯定不會太致命……但是,想要它們快速地從那些冰雪碎石之中重新爬起來并加入戰斗的話,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滾開!蠢貨!!”

    憤怒之中的特朗德爾,在穩穩地停在了那群蠢貨手下們的后邊之后,便蠻橫地上前幾步,扯著擋在他前面的某個正好不容易站起來的手下的腦袋,直接朝著身后就甩了出去。

    緊接著……

    嘭!!

    只一錘,他的臻冰大錘便直接將一段高高豎起的,幾乎有他一樣高的地刺魔法,連同那些巨石在內,直接砸了個粉碎!

    然后,他都沒有等待后邊的那些狼狽不堪并滾作一團的手下們重整旗鼓,便獨自一人,越過了顯然是人為造成的那個地刺護欄的溝壑,直接來到了某個正全身亮著藍白色的奧數光芒,身上有著奇怪的符號,而膚色卻跟它們巨魔一般同樣是冰藍色的光腦袋小人類法師的面前,然后就兇狠地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對方。

    沒錯,相比于它們巨魔的個頭,眼前這種哪怕是成年人類的法師,相比起來也就僅僅是一個小小的人類而已!

    對方那小胳膊小腿的,恐怕都沒有他巨魔之王特朗德爾的一條腿那么強壯的吧?而要不是對方會那種討厭的法術的話,恐怕,他特朗德爾一錘就能將對方給砸成肉餅咯!

    “……”

    “我是巨魔,巨魔之王特朗德爾!”

    “人類的法師,你們竟然膽敢擅自闖入我的領地,還在我的王國里,用你們的那種卑劣的法術來偷襲我的族人?”

    “說吧!你們來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特朗德爾咆哮著,對著前邊的那個身上閃耀著強大魔力光芒的法師厲聲質問著道。

    因為對方身上的法力波動讓他稍稍有些驚駭,所以,摸不清對方底細的情況下,他打算再探探對方的底細,或者等一等再做別的打算?

    “巨魔之王?”

    “好吧,這位尊敬的巨魔之王閣下,我們只是路過這里而已……至于我們的目的……很抱歉,原諒我的冒犯,我暫時無可奉告?”

    瑞茲的真正目的肯定是不能輕易告訴任何人的,那就更別提眼前的這個粗鄙的巨魔了!

    雖然,他知道,這樣做肯定會讓他與眼前的這些攔路打劫的‘當地人’的交涉變得很不愉快,就比如這個自封的巨魔之王特朗德爾?但是,他卻不得不這樣去做,他沒有別的選擇。

    “無可奉告?!”

    “你是想讓我的大棒子現在就敲碎你的那可笑的光腦袋嗎?!”

    “別以為你長得跟我們一個顏色,我們就會放過你!我特朗德爾絕不會承認我們冰霜巨魔一族里有你這么個怪胎的……如果,你不快點老實交代的話,你就要小心你的腦袋?”

    也許是對方的法師的身份,也許是因為對方一出手就將自己的那百十號屬下給攔截了下來?又或者……是對方此時身上澎湃的魔法力量太過于強大,讓他隱隱想起了以前在霜衛要塞里碰到的那個可怕的冰霜女巫麗桑卓?

    但不管怎么樣,他特朗德爾現在是打算先看看情況,先探探對方的底細,等到他身后的那些蠢貨們重新爬起來并準備妥當后,他到時就再做別的決定?

    “……”

    “很抱歉,這位‘巨魔之王’,我認為您的詞匯可能用錯了……剛才,并不是我要去偷襲你們,而是你們想要攻擊我們的營地,然后才不小心撞到了我們的護欄上?”

    默默地運行著自己體內的強大魔力,看著眼前這個站直了幾乎有自己兩個半那么高,且有著張開朝著自己咆哮時幾乎能一口活吞下自己的惡臭巨口的巨魔之王,再看看對方身后那些雖然看起來雖然很狼狽,但是現在已經完全重新爬了起來,并提著它們的武器湊到周邊,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著自己的那些對方部族的爪牙,瑞茲便不由得微微有些皺眉。

    所以,他不得不稍稍約束了一番自己的力量,還溫言解釋了這么一句。

    現在,敵眾我寡,他并不想和對方鬧得太僵,也更不想直接就出手殺傷這些在弗雷爾卓德的雪原之上殘暴冷血、粗鄙狡猾、性子惡劣的蠻荒野人種族!那樣的話,一個不小心,他自己就會陷入和對方不停糾纏的那種永無休止的爭斗之中的。

    不管怎么說,他瑞茲來到費雷爾卓德這片嚴寒的北境大地這里,可是為了來尋找那個世界符文并避免世界陷入紛亂的,可不是為了逞能或者表現個人的勇武而來的!

    哪怕他其實并不怎么懼怕它們這些‘當地人’,可如果能夠避免一些沒有必要的紛爭的話,他還是希望盡量去避免比較好?

    當然了,如果能在展示自己的法術后讓這些難纏的冰霜巨魔自己知難而退的話,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了!

    “!?”

    “怎么,你對我有意見嗎,人類法師?”

    “看看這里,這里是高山雪原,是弗雷爾卓德之主,是我這個巨魔之王,是我這個弗雷爾卓德國王的領地!而你們,現在侵犯了我的鎮子,還在我的領地上建房子……我現在正在琢磨,到底要不要砸碎你的腦袋,然后吃掉你們?!”

    看到自己的手下們更多地翻越或者推倒了后邊的那道地刺和巨石的護欄,呼哧著白氣靠近并隱隱地包圍住了眼前的這個光頭藍皮膚的法師,看到對方的那個奇怪的冰晶小城堡里再沒有跑出來更多的敵人后,以為自己這邊占據著更多優勢的特朗德爾,說話的語氣便不由得變得更加硬氣了一點。

    這么長時間了,對方的那個城堡里都沒有跑出來更多的敵人,那么,毫無疑問,里邊的那些人,就全都是一些不會打架或者不敢打架的懦夫!因此,在現在的這種以多敵少的情況下,他對于戰勝眼前的這個法師的信心也就變得越來越強盛了。

    “……”

    “弗雷爾卓德的國王?”

    “很遺憾……這位巨魔酋長閣下,據我所知,弗雷爾卓德這里并不是任何人的領地,這里也沒有任何一個能夠號令這片土地的統一的大領主……”

    聽到對方發瘋般的話,瑞茲的臉抽了抽,但最終但還是壓抑著他的那種心下的冷笑,用和外邊這正在呼嘯著的暴風雪一般的冰冷的語言淡淡地駁斥著。

    眼前這個沒見識的巨魔土著,還真當他流浪法師瑞茲是個跟它們一樣從山坳里跑出來的野人?就眼前這么個提著一柄巨大臻冰棒槌的巨魔首領,竟然都還敢妄自稱號弗雷爾卓德的國王?

    這可真是……

    稱王稱霸且還擅自號稱弗雷爾卓德的領主國王這種事情,它有問過北邊霜衛要塞的麗桑卓,西南邊的阿瓦羅薩部落的艾希女王,以及東南邊的凜冬之爪部族分支的北地之怒瑟莊妮那寫個三足鼎立的勢力首領的意見了嗎?!

    瑞茲很清楚,弗雷爾卓德這片冰凍苔原,無論以后會是三大勢力中的哪一個能夠完成統一,又或者是混亂中的諾克薩斯帝**隊乘機北上成功侵吞,恐怕都是輪不到眼前的這個可笑的巨魔頭目在這里稱王的吧?

    “弗雷爾卓德是我的!我的!!”

    “我特朗德爾不是什么巨魔酋長,而是巨魔的國王,是國王!!!”

    “聽好了!待會兒你們必須交出兩個活人和所有的牲畜給我們當做貢品,否則,今天就是你們的末日,愚蠢的法師!!”

    特朗德爾猛地上前一步,巨大的冰藍色**腳底板在雪原之上踩踏出了一個大大的雪坑,然后同時微微向前佝僂著腰部,一手惡狠狠地扒著地上的雪花,另一只手用力的抓著自己的臻冰大棒,隨時有往前一錘子將對方給掄扁的沖動。

    上一個敢說他特朗德爾是酋長的巨魔,已經被他給一棒槌砸死了!

    而現在,眼前的這個法師,對方的下場也肯定不會太好!他發誓,今天,這里的所有人,包括眼前的這個,還有那個可笑的冰晶城堡里邊藏著不敢出來的那些,就統統都得死!

    “請原諒,我必須糾正你的無知……”

    交出兩個人和所有的牲畜?

    這種離譜的條件,他瑞茲怎么可能會答應?要知道,他們一共也就只有兩個人和兩頭雪原牦牛而已,他又用什么去交?再則,他可不是怕了這頭巨魔,他就只是不想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招惹麻煩,沾染是非而已。

    “這位巨魔之王……”

    “據我所知,直到目前為止,哪怕是勢力最強大的艾希女王或者瑟莊妮,甚至是北邊的那個冰霜女巫麗桑卓,她們都沒有敢自稱弗雷爾卓德之主的……”

    “所以,你并不是什么國王,這里也不是你那部落的勢力范圍,是你越界了……”

    在瑞茲看來,現在這片土地上,最有機會稱王并統一的,只有西南邊和很多個蠻族部族盟約的那個艾希女王,那個阿瓦羅薩部族的戰母!

    因為,對方獲得了弗雷爾卓德的守護者,獲得了那個半神冰晶鳳凰艾尼維亞的信任與支持!而只要另一個和艾希女王熟識的瑟莊妮能夠放下成見,和西南的阿瓦羅斯人一起聯合起來的話,北邊的霜衛要塞和冰霜女巫麗桑卓,將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機會!

    至于現在眼前的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巨魔之王特朗德爾,那就不說也罷……

    確實,在瑞茲的眼里,對方就只是個天大的玩笑而已!

    而要不是自己有著任務不想跟對方糾纏爭斗,且對方手下的數量也稍稍有些多,還有著主場的優勢的話,恐怕他早就動手,給它們一個深刻的教訓了。

    “棒子最大的巨魔就是國王,這就是我們規矩!現在這里,我的棒子是最大最強的!”

    “所以……”

    “小崽子們快動手,打死他們,拆了他們的那個破爛冰疙瘩城堡!!”

    在看到自己的手下們已經就位,且對方的言語真的已經徹底激怒了自己后,瞬間翻臉并下令進攻的同時,自封巨魔之王的特朗德爾便猛地揮舞著自己手里的臻冰大棒槌,朝著他眼前的那個光頭藍膚法師的腦袋砸了過去!

    嘭!!

    只可惜,在他即將砸到對方腦袋,將對方給錘扁之前,那個法師便一個閃爍就徹底沒有了蹤影……

    “啊哈哈哈!!”

    “巨魔的時間到了,我們巨魔要開始打仗啦!現在,小崽子門,掄起你們的棒子,我們現在可以大砸特砸了……”

    雖然自己的攻擊并沒有打到那個法師,但是,特朗德爾并不介意!

    本來嘛,他就從來都沒有奢望過能夠打死那種會法術的狡猾的法師,他要的,只不過是那個冰晶城堡里的人和牲畜而已。

    那個法師能跑,可不代表里邊的那些人也都能跑!

    所以,今天,他馬上就可以吃到最新鮮的鮮嫩肉食了……因為之前,跑回去報信的哪兩個蠢貨可是說了的,他們這伙人有牦牛,有法師,還有小孩!

    而那些人類的小孩子,吃起來可是最最鮮美的……

    ‘殺啊!!’

    ‘砸碎他們的房子!!’

    ‘搶光他們的牲畜……’

    ‘喝光他們的鮮血,吸光他們的腦漿……’

    ‘砸啊!!’

    ‘把他們敲到死!!’

    ‘烏哇~!!’

    ‘嗚啦啦啦~!’

    在‘巨魔之王’特朗德爾咆哮著下達了命令并率先發起攻擊之后,那些之前被某個法師施法狠狠地攔截了一下,早就已經是一肚子怨氣的冰霜巨魔們,便齊刷刷地歡呼了一聲,高舉著它們各種各樣的‘棒子’武器,朝著前方的那個冰晶城堡大跨步沖了上去!!

    “!!”

    “冰霜之環!!”

    此時,已經閃現并出現在另一邊,看到一大群的冰霜巨魔朝著那個大門仍舊敞開的城堡沖去,流浪法師瑞茲便皺了皺眉頭,雖然他覺得那個小女孩自己可能會出手阻攔它們,但是,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有真的睡著的情況下,他便只能硬著頭皮,朝著周圍那群咆哮著沖上去的巨魔們釋放了一個冰霜法術。

    噼啪!

    一道冰藍色的霜凍能量在城堡附近炸開,并朝著四周的冰霜巨魔們沖擊了過去。

    然而……

    瑞茲很快就發現,他似乎用錯法術了?

    因為,他剛剛的冰霜之環,對于這些在弗雷爾卓德的冰凍雪原之上都敢赤身**的巨魔們來說,似乎并沒有多少的作用?

    “符文禁錮!”

    發現自己的失誤之后,瑞茲并沒有太慌亂,而是當機立斷,一出手,便直接用幾個連發的符文禁錮法術,將一群跑的最快,甚至已經跑到冰晶城堡之前的那幾個野蠻的冰霜巨魔,給直接禁錮在了原地,讓它們只能徒勞地在一圈圈的空間禁錮法術里死命掙扎著,卻怎么都掙不出來。

    “!!”

    不好!!

    原本,還想繼續對那些巨魔嘍啰們下手的瑞茲,很快便心下一驚,察覺到了危險的他,直接當機立斷地閃現并離開了原地。

    果然……

    下一秒,一根巨大的寒冰之柱猛地從他之前的位置的地下撞了出來,而要是他稍微慢上一點的話,肯定就會被那個大冰塊撞上!然后,憑著他的這體質并不是太好的小身板,那顆就真的有些兇多吉少了!

    “啊哈哈哈!!”

    “法師……”

    “你需要面對的敵人,應該是我!!”

    再一次伸手,特朗德爾利用自己手里的臻冰大棒槌里邊的冰寒能量,再次在對方的腳下召喚了一大片的寒氣,讓那里形成了一片冰封領域,打算稍微延滯對方的速度后,他就一聲呼喝,狂笑著率領;了自己手下那十幾個最強大的巨魔戰士,毫無顧忌地踏上了那一片冰封領域,加速朝著那個竟然沒有第一時間逃跑的法師追了過去!

    哐鐺!

    嘭啪!!

    咚!咚咚!!

    而此時,其它的那上百號的冰霜巨魔部族戰士們,已經沖到了那個冰晶小城堡的外邊,在發現它們的身體根本擠不進那個相對于它們巨大的身體來說很是狹窄的‘大門’后,它們便開始氣急敗壞地打砸了起來。

    瞧著它們的那種架勢,大有不將整個城堡拆了就不罷休的架勢?

    “……”

    又一個閃現,險險地避開了那個巨魔之王手里的巨大的臻冰大棒槌的掄擊之后,瑞茲直接出現在了那個如夢似幻一般的漂亮冰晶小城堡的尖頂之上。

    “唉!你們是贏不了的……”

    “無知者真是無畏……冰霜巨魔們,我勸你們還是不要亂砸這個小城堡比較好……因為,你們完全不知道你們即將要面對的,將會是什么樣的一種敵人……”

    在站穩了之后,看著那些已經沖到了城堡的面前,正在掄起各種武器對著身下這個漂亮的小城堡的外墻、窗戶、以及大門等等一頓猛砸,還砸得城堡都開始晃動,砸得冰渣碎裂,砸得門毀窗碎的時候,瑞茲便嘆息著警告了它們一聲。

    現在這種巨大的動靜,沒說的,某個小家伙哪怕再不想動彈,也是不可能的了。

    “啊哈哈哈!!”

    “我巨魔之王特朗德爾在吃人的時候,從來都不會管鍋里的敵人之前是什么樣子的!!”

    以為勝券在握的特朗德爾,看到那個法師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包圍圈里,還出現在了那棟被砸得都有點破爛的冰晶小城堡的尖頂之上后,便再次獰笑著反駁了一聲,直接領著他的那些手下們,轉頭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他特朗德爾可是弗雷爾卓德的巨魔之王,在這片土地上,沒有什么東西不能被他打到屈服認輸的,一個都沒有!甚至,這還包括弗雷爾卓德本身?

    而那個不知所謂的人類法師,如果對方覺得三言兩語就能讓他特朗德爾國王放棄捕獵行動的話,那對方可就大錯特錯了!他從來不會輕易放棄任何一只即將落入口中的獵物,從來都不會!

    “唉……”

    “我本想點破你的無知,可是……你好像卻反以為榮了?!”

    罷了,這些蠢貨們的命運,已經注定了……

    搖搖頭,看著地下的那些巨魔還在一頓亂砸,流浪法師瑞茲顯示嘆息了一聲,然后,他竟緩緩地收束回了自己體內正澎湃涌動著的魔力,將之前準備好的魔法全部取消,顯然是不打算再次出手了。

    因為,

    他感覺得到,某個特別小氣且記仇的,那個實力強悍,能夠將艾尼維亞打得磐涅重生的小女孩,現在已經行動起來了……

    正好,現在有一群不知死活的冰霜巨魔跑來送死,他瑞茲就可以順便再看看某個小女孩的真正實力?

    “……”

    果然,某個小女孩并沒有讓瑞茲多等!

    沒多久,

    一個冒著火焰的玩具小熊,就被一只嫩生生的小手從二樓的那扇窗口中給丟了出來……

    然后,

    那只玩具小熊,在空中的時候,它的身體竟變得越來越大,且還不斷地噴涌出那種可怕的暗紅色烈焰?

    很快,當它長到大約有兩三個成年的冰霜巨魔那般大的體型時候,才不再膨大,而是惡狠狠地一屁股朝著那些正在砸著冰晶城堡大門的巨魔們坐了下去!!

    轟隆隆~!!!

    一聲劇烈的爆鳴聲響了起來,然后,一頭長相猙獰的暗紅色火焰巨熊,在哪燃燒著火焰的巨坑之中,緩緩睜開了它那燃燒著的雙眼以及猙獰的大嘴。

    它此時,正一腳踩著一頭死去的冰霜巨魔的胸膛,任由自己的身軀里冒出的火焰炙烤著對方的尸體,另一只手同時一抓,便扯下了另一頭的被它夾在胳膊底下且還燒焦了紅色頭發的藍腦袋……

    然后,它才不懷好意地看向了那些值錢正沖擊而來,或者正在瘋狂地打砸著城堡,可此時,卻不得不戛然而止的巨魔們……當然,肯定少不了某個狡猾的巨魔之王特朗德爾!

    “敢來吵我睡覺……”

    o(??_?) o

    “還敢砸我家的城堡……”

    ?(?﹏?、)?

    “提伯斯,快點上,給我咬死它們!!!”

    (ノ▼Д▼)ノ

    她才剛剛睡下沒有多久,才好不容易準備要做一個美美噠美夢的樣子,準備吃上那種只有夢中才有的美味的時候……可結果,眼前的這些吃人的壞蛋巨魔們,它們竟然無故跑來砸她安妮女王人費了老大的勁才親手建起來的超漂亮的小城堡?

    它們難道就不知道,打攪安妮女王大人睡覺或者打砸門窗和拆家之類的邪惡的事情,是最最最最罪大惡極的嗎?!

    所以……

    今天,它們這些壞蛋,有一個算一個,只要在場的,那就一個都別想跑!!

    ‘吼!!!’

    (?◣?◢)?

    一聲咆哮,在自家的那位發著起床氣中的小主子的一聲號令之下,提伯斯熊大爺在大聲地嘶吼了一聲之后,便帶著滾滾的火焰和熱浪,朝著那一大群還仍舊有些發愣的巨魔們撲了上去……

    ‘哇啊啊啊啊!!’

    一名冰霜巨魔下意識地用它的大石錘朝著火焰巨熊的圓滾滾的大肚子砸了上去!

    只可惜,它以為的對方格擋或者被它的巨大力量擊退的事情并沒有發生,而是反倒被那頭巨熊活活抓住,并在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呼聲中,直接被撕扯成了兩半?

    “嗚吼……”

    “這里是巨魔鎮,這里是我們的王國!”

    “蠢貨,怕什么,所有人一起上,給我撕碎它,將它打成一坨肉餅!!”

    上前一腳,將某個似乎打算后撤的巨魔給向前踹翻之后,巨魔之王特朗德爾便怒喝一聲,將那些有些被嚇得膽寒的下屬們的勇氣呼醒之后,便裝模作樣地跟在那些沖鋒起來的手下們的最后邊,朝著前方的那只火焰巨熊高速(磨磨蹭蹭)地‘沖鋒’了上去……

    也不知道為什么,巨魔之王特朗德爾忽然覺得,今天他帶隊來進攻這伙人類法師,似乎是帶的人有些少了?也許,他真的應該把整個冰霜巨魔戰團都帶上的?

    ——————

    ?求票?
上一頁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暗影熊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laiwuhotel.cn)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大发快3计划软件苹果版 司法| 许昌市| 拉孜县| 兖州市| 鄄城县| 黔西县| 星座| 宝兴县| 岫岩| 石家庄市| 苍梧县| 彰化县| 平定县| 乐至县| 县级市| 清水县| 万盛区| 昌邑市| 巴青县| 交城县| 淳化县| 西吉县| 丰顺县| 多伦县| 石泉县| 茂名市| 萍乡市| 阳城县| 犍为县| 永宁县| 乌拉特中旗| 临邑县| 大埔区| 黎城县| 克什克腾旗| 吉安市| 汉中市| 邵阳县|